跳到内容

是福不是祸(二)

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 ,福祸之因果,让人难以琢磨。

女董事长借了两个多亿高利贷后,本想项目快速推进开盘回笼资金,预想着还掉贷款后应该还能赚一笔,结果项目半死不活一年多毫无进展。而集团公司也因为之前的各种业务、担保被银行抽贷,资金链断裂面临极大困难无力挽救,她又在孕傻之下做了最后一个死,违背董事长意志——拒绝高利贷利息归还,并且私下串通对方公司转让债权起诉我司。本来这事可以做的高明一点,但是在第一天董事长表达这个意思后,第二天对方公司就进行了债权转让,并且债权转让通知书上有我司公章!我看到这张通知书复印件的时候我都暗暗叫绝,这特么是什么神仙脑回路?人家债权转让通知你一声你盖什么章呢?后续第三天对方公司对我司进行诉讼,之后公司所有账户、资产被查封、董事长及一干高管账户、资产被查封、列为失信人员等等不赘述。

那这事跟我被辞有啥关系?因为这张债权转让通知书上的公章是女董事长从我手里拿去用的,那会公章正好在我手里保管,并且她用章这事我司只有三个人知道。董事长看到这张复印件肯定要追查这个公章是怎么盖上去的,并且这么大的事为啥资金负责人、财务负责人、董事长等一干高管全不知情,所以就来问我了。

董事长找我之前,她就电话不断,不断跟我说啥都不要说,一点事也没有。其实我心里很明白,但是也没法多说什么。见董事长前我先跟另外一知情高管聊了一下,他明确表示这是人家家事,不管我做什么决定,他都绝对为我保密。其实也很正常,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取决于他所处位置、立场,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,我谁也不能得罪。董事长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,他心里也很明白,见到我先问我这章是不是我保管、怎样保管,这个时间段内都有谁用章。然后拿出这张复印件问我章是不是假的,对这个有没有印象,并一再表示,这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但是这事很严重。我跟董事长回复印章保管情况后表示具体用章需要回去查询记录,章的真伪我不是专业人员无法回复。董事长表示理解,并对我说辛苦你晚上了又跑一趟,咱们第二天早上接着谈。

回头去见女董事长,很明显她慌了,从眼神就能看出她的惊恐,复述一遍后她反复安慰我说没事,咬死别说谁也没办法,我心想你哄鬼呢,这事哪能这么轻易完。我表面答应,随后联系了家人、认识的律师,他们一致建议我实话实说,分析各种利弊心里有底后第二天见到董事长,还是没把话说死,结果董事长要求我写明用章经过并签字,这就麻烦了,毕竟落字为凭啊。我回头找女董事长要求她去跟董事长说明情况,结果她跟我说要么你辞职吧,我心里一句MMP,嘴上说就算我辞职这事董事长就不追究了吗?进门前她害怕我录音要求我把手机放远一点,她就不动动脑子想想我就会拿一部手机吗???

其实这事她如果说给钱,给到一定数我特么也就死咬着不松口了,毕竟那会我妈病重,每个月开销负担很大。但是她一直哄我,结果就是我没听她胡逼,反复谈了几次之后,她还是拿不出个主意,我只好跟董事长实话实说,董事长也表示理解,会为我保密,并且希望我不要跟其他人再透露此事,我当然同意。这事表明上就算过去了。

后面过了一个多月她秋后算账逼我离职,并且以我劳动合同不在任职公司为由拒绝支付工资、补偿,期间还有她招来的人力行政总监从中作梗,在我、关联公司负责人之间信口雌黄、满口胡言,对三方人说三种话,没有一句实话。我与关联公司相关负责人都认识,并且一致表示对这种人真心佩服,她是怎么能做到这么厚脸皮的?所有人都在同一楼层办公并且认识时间都比她要长,怎么能做到跟A说假话跟B也说假话,AB都是死人不会沟通的吗?也不动动脑子想想,我敢拒绝她各种无理要求、不怕她各种威胁的原因是啥?我就没底牌吗?实际上那一个月我早就把自己经手的所有关键资料复印保存、整理好几个公司关联并且我有实际工作证明的文件,我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,真到了仲裁或者诉讼,我一点都不怂。最后不出意外的跟她谈崩,我跟之前为我保密的高管透露此事:决定走仲裁、甚至诉讼。他听后让我别着急,先想办法安排我跟董事长见个面,在他的安排下我跟董事长聊了一下,董事长表示下周把所有人拉过来一定给我解决问题。本来这事可能也就这么完了,董事长人还是信得过的,有责任有担当,为人也正直,我的目的是拿钱,只要董事长出面这些问题肯定能解决,其他的也就算了。结果周末这个傻逼总监作死,微信通知我已经把我公司门禁指纹删除,并威胁我要以拒不交接公司证照起诉我。我冷笑一声,一直没怼你你觉得我好欺负是吧?周一有你好看的。

2 评论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这两天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