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内容

一个梦而已


昨晚梦到了下雪,梦里我站在街上看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,街道两旁的树上都挂满了雪花,放眼望去整个长长的街道都是白色的。梦里还奇怪,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。结果醒来就听说北方下雪了,而深圳还停留在夏天。。
现在想来下雪是个令人开心的事,打雪仗、堆雪人,瑞雪兆丰年嘛。但我小时候特讨厌冬天,小时候的冬天是残忍的冬天。下雪的天气寒冷刺骨、手脚冻疮,我每年耳朵都冻得惨不忍睹。下雪过后路上结冰,车辆行人都要小心翼翼,曾亲眼见过一辆面包车在下小雪的国道上,因为刹车打滑整个车身旋转三圈,我在一旁看的都心惊胆战。结冰还好,等冰雪化了的时候,地上又变成一片泥泞,白色的雪化成黑色的泥水,千层底的棉鞋很快就被打湿。那时候没什么鞋换,湿了也只能冻着去上学,学校里肯定没有暖气、甚至没有火炉。 所以小时候的冬天注定是个鼻涕横流的冬天。
寒冷的冬天还意味着没什么吃的,每年一到冬天,饭桌上基本总是那几样菜,一是冬储大白菜,这是北方农村家家户户必备的。二是院子外面早先埋好的水萝卜。第三样有可能是咸菜、有可能是炸花生米。印象里一到冬天,就是黑乎乎的屋子里,听着火炉呼呼的火声,或者水壶咝咝的喷气声,外面的寒风呜呜声,电视里的新闻联播声,一家人默默的吃饭,无精打采。所以我到一直都对水萝卜深恶痛绝,白菜这几年才慢慢好点。
冬天最舒服的就是搬个小凳,坐在火炉旁边,把水壶靠后坐一下,露出里面燃烧殆尽的煤块,双手靠到上面取暖。旁边八仙桌上可能是老爸在喝茶,或者里屋老妈又在缝缝补补什么东西。有时候饿了,就拿块馒头,插只筷子,像是烤羊肉串那样放到火炉里烤。烤好之后的馒头,外皮酥脆,里面甜软,不需要什么菜就可以吃下去。
这几年家里经济上没那么拮据了,也装上了水暖,冬天也可以保证屋子里有适宜的温度。村里的装空调的也越来越多,老爸之前还问我,咱家应该装个什么牌子的,准备家里也装几台。吃饭的时候也没小时候的那种压抑,每次回去爸妈都高高兴兴,杀鸡宰鱼。闲暇时间就跟老妈多聊聊街里街坊,谁家老人又走了,谁家大人、孩子又作死离婚了,谁家孩子不孝顺老人,哪个小时候的小伙伴现在放出来了,还在作死中。。每次都要感慨唏嘘一番。
这几年由于工作等各方面的原因,回家次数也不多。过年回家,又一票难求,所以一家人团圆的时候也不多。全球气温变高,家里也慢慢的没小时候那么多雪了。人们越来越富裕了,过年却越来越冷清了。人人都忙着赚钱,已经没有人在乎冬天有没有下雪,也没人会对着火炉里的煤块发呆了,更没人会听着水壶烧开的咝咝声了。
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一直待在这个城市,但我想等我的孩子出生之后,冬天一定要过年回家,带他看看爷爷奶奶,看看雪花,看看我小时候成长的地方,我走过的路,我玩过的东西,我曾努力的学堂,跟他分享小时候发过的呆,给他烤馒头,带他打雪仗,堆雪人,告诉他这个世界上还有雪。
今年的冬天,也有个坏消息,二姑家的大表嫂得了肺癌,查出来已经是晚期了。老爸说看她脸色很不好,不知道能不能吃上年夜饭。大表哥独自在北京打拼了很多年,近几年才把大表嫂接过去,表弟也才刚工作了几年,只能感叹世事无常,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不管怎样,生活还得继续,生老病死是人生法则,谁也逃不过自然规律。春天的万物复苏,夏天的百花盛开,秋天的硕果累累,冬天的寒雪连天。今年过年虽然不回家了,但我肯定还是会经常问爸妈:家里下雪了吗?

6 评论

  1. 以前我们这儿没怎么下过雪,一直想知道积雪到底是个什么感觉。
    但自从N年前连我们这儿都闹雪灾后,从此对下雪没什么好感。
    而且一般雪要下得唯美都是得鹅毛大雪之类的,这样都影响出行安全,各种不喜欢。
    比起下雪,我喜欢下雨……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积雪的路面踩上去能有咯吱咯吱的声音,如果到开阔点的地方,放眼望去一片苍白。好像什么电影里有那么句话,城市的雨洗刷了这个城市的罪恶、肮脏,这方面雨跟雪一样。不过下雪更冷,雪化了就更脏一点。

  2. 孩子三岁多了,一直还没到孩子冬天回过老家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你不是济南人?

    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    原来大家都是清一色的往外跑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