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内容

看娃随想

寒冬已过,盛夏将至,转眼间回到济南已一年有余,闺女也满两岁。

回来后的这一整个冬天,几乎都待在暖气房里,出门就要全副武装着实不便,现在天气变暖,闺女终于可以出去尽情撒欢了。玩的开心,运动量也大,吃的自然也多,这样也就长得快。因为闺女从出生后生长发育一直比较慢,现在看她这样,我跟媳妇都很开心。

随着闺女一天天长大,她会的也越来越多,模仿能力越来越强,时不时就会给我和媳妇一些惊喜。她开心会蹦蹦跳跳,生气会扭头嘟嘴说哼,委屈会低头双手食指相对的点点点,做错事挨训会低头老老实实听着,并不时斜眼偷偷看看你,做坏事前还会冲你笑一笑,叫你一声,超逗。

前几天晚上跟媳妇哄娃睡觉,照例先给她洗漱好,放到床上,穿上拉拉裤、换好睡衣,然后告诉她要关灯睡觉。开始她在床上爬来爬去的玩闹,后来觉得不过瘾,于是从床上借力爬到床边的桌子上,摸到了媳妇的化妆包,开心的拉开化妆包把玩媳妇的化妆品,媳妇把她拉回来的时候训了她几句,她默不作声爬到床头,背靠床头跟墙的夹角坐着,开始两只手相对的点点点。我躺在旁边,借着小夜灯昏暗的光线看着她,她低着头,嘟着嘴,正在斜眼偷偷看我。我那会心里就在想,闺女在想什么?但看她委屈的样子,还是赶紧说了一句:宝宝你怎么了,快过来抱抱。听到后闺女就立马爬到媳妇怀里躺好,没一会就睡着了。不知道她睡醒之后,或者长大之后,还记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。

再回想自己,好像小时候的记忆全都是模糊不清的,之前也看过类似的科普文章,好像是说因为大脑发育未成熟所以不能存储记忆。也不知道那时候我整天在想什么,是不是跟闺女现在一样?我现在还有印象的最早的记忆,应该也是两岁以后的事了,那时我家正在建新房,借住在我大爷家。我好像是躺在床上,妈妈坐在床边,不知道是在纳鞋垫还是做鞋子,床头有一张八仙桌,八仙桌紧挨着窗户,顶上是一盏昏黄的灯,那会经常停电,还会用煤油灯,但妈妈那会应该是借着窗外的亮光在做事。

其实到现在我再次回想,也记不清那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。现在已经过去很多年,大爷也早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去世,在我没接父母去深圳之前,父母还经常过去收拾一下那院子,在里面种了菜,栽了银杏树、枣树、核桃树,还有一棵早在有我之前就种下的杏树,但它从我记事起就不能结果,爸妈说是第一年结果太多累死的。现在妈妈病倒,那院子就完全荒废了,前几天清明回去祭祖的时候过去看了一眼,里面杂草横生、院墙也倒掉了一半,几棵树长的到是不错,不过等五一再回去的时候,应该修一下枝了。

10 评论

  1. 有家人陪件,生活才是有了味道。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酸甜苦辣,尽在其中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人都是这样的,这山望着那山高

  2. 我家的娃现在也很臭美,照照镜子,涂涂口红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哈哈哈,小女孩天生都有一颗爱美之心啊

      • 嗯,就是有时候选衣服和饰品的眼光比较幼稚

    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    小孩都这样啊,只看自己喜欢的,不在乎他人看法。

  3. 你这啊,我咋也感觉一种人生如梦呢

    • Mr.A Mr.A

     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